百草枯早已禁止生产销售使用 缘何还在频频杀人

  百草枯早已禁止生产销售使用,缘何还在频频杀人

  同一天的媒体上,竟然出现了两条百草枯“杀人”的新闻:一条是,“父亲把百草枯放桌上,男孩当止咳糖浆喝下生命垂危”(3月27日《华商报》);另一条是,“怀孕8个月孕妇喝了百草枯,一尸两命,母亲大哭是我害了你”(3月27日《今日头条》)。

  不管是什么原因,一旦喝下百草枯,其痛苦是无法忍受的,而最后的结果基本上难逃死亡。

  百草枯是一种快速灭生性除草剂,具有触杀作用和一定内吸作用,能迅速被植物绿色组织吸收并使其枯死,可防除各种一年生杂草,是我国第二大农药生产品种。百草枯对人类的危害同样十分严重,误食后会对呼吸系统和消化系统产生极大损害,且没有特效的救治手段。据报道,百草枯中毒死亡率通常在45%至90%,其中口服中毒死亡率高达90%至100%,粗略统计每年百草枯中毒病例大概在几千到上万起。

  因为百草枯的剧毒,且无特效解毒剂,中毒后死亡率高,死亡过程长,病人极为痛苦,社会禁用呼声强烈。为维护人民生命健康安全,近年来,农业部陆续采取相关措施,加强百草枯产品的农药登记、生产、销售和使用管理。2012年农业部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质检总局联合发布公告,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,要求百草枯水剂于2014年7月1日起停止生产,自2016年7月1日起,停止百草枯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。2016年农业部发布公告,不再批准百草枯的农药登记和境内使用续展登记。

  但奇怪的是,2016年7月1日之后,百草枯并没有销声匿迹,喝下百草枯的新闻还是不断出现。仅仅今年3月就有多起:据报道,3月12日“长沙一男子喝下百草枯,后悔的他直喊‘救救我’”;3月16日“65岁老太喝下百草枯,医药费一天一万,三个子女签字放弃抢救”;3月19日“23岁女大学生喝下百草枯,医生紧急手术”;加上今天两起,可见喝下百草枯悲剧之多。

  悲剧发生后,人们总会追问,这些百草枯是从哪里来的?难道说在2014年7月1日之后,一些企业并没有按规定停止生产?实际情况是,在2012年禁产令发出之后,不少企业利用最后期限,开足马力生产以备下充足的库存。为什么2016年7月1日之后市场上还有百草枯销售?难道禁售令根本没有落实?笔者以为,每次发生百草枯中毒案件之后,相关部门都应该顺藤摸瓜,调查其百草枯是什么时候、从哪里购买的。

  去年4月,在江苏省海安县南莫镇沙岗村,患有阿兹海默症的黄红珍,因误服了家里的农药“百草枯”,辗转多家医院无解,家人们无奈放弃治疗。当时就查出“药水确实是村里统一卖的,而且就是村支书家里卖的”,但这显然不是最后的答案,因为村支书家并不生产百草枯。原本应该顺藤摸瓜,查清楚村里百草枯的来源,可惜此事并没有查到底。

  当然,还有一种情况是,那些被喝下的百草枯,都是2016年7月1日前购买的,并不说明禁令没有落实。但问题是,禁止销售可以通过行政手段落实,禁止使用却比较复杂,特别是那些已经购买、保留在家里的百草枯,就成了一颗不知何时会爆炸的“不定时炸弹”了。对此,基层组织应该负起责任,如向农民宣传不再使用百草枯,同时可以对农户收藏的百草枯强制收集、集中销毁,以免出现死亡事故。所以,我们以挽救生命的名义,呼吁相关部门:开展一次销毁散存百草枯农药的集中整治活动,作为保障农村安全的一项举措加以部署落实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engde.org/m/a/zoujinyuanqu/2018/0823/4.html